>財經 >期貨>正文淡水河谷或將被罰沒2018年收入的20% 股價盤前跌逾4%

淡水河谷或將被罰沒2018年收入的20% 股價盤前跌逾4%

摘要 【行情】淡水河谷盤前股價跳水,跌逾4%。據報道,巴西監管部門稱,淡水河谷或將被當地監管機構罰沒2018年收入的20%。


K圖 vale_31

  淡水河谷盤前股價跳水,跌逾4%。淡水河谷2026年到期債權漲5個基點至5.35%。據第一財經報道,巴西監管部門稱,淡水河谷或將被當地監管機構罰沒2018年收入的20%。

  據新華社消息,巴西米納斯吉拉斯州一廢料礦坑發生的潰壩事故2月25日已滿一個月。據民防部門最新數據,事故已導致179人死亡,仍有131人失蹤。

  米納斯吉拉斯州一個鐵礦廢料礦坑堤壩1月25日發生潰壩事故,事發礦壩屬于巴西淡水河谷公司。潰壩后,泥漿順流而下,摧毀大量沿途建筑物,造成生命和財產嚴重受損。

  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穆迪2月27日表示,由于巴西米納斯吉拉斯州布魯馬迪紐尾礦壩潰壩事故,巴西最大礦業集團淡水河谷公司信用評級將從Baa3(投資級別的最后一級)下調至Ba1。穆迪還表示,該公司的評級展望下調至“負面”。

  穆迪表示,此次降級反映了布魯馬迪紐尾礦壩潰壩事故后淡水河谷公司信用風險增加,以及與此相關的社會影響及對環境破壞仍存在相當大的不確定性,這對淡水河谷公司整體信用狀況產生影響。

  擬關停10座礦壩

  1月30日,全球最大鐵礦石生產商巴西淡水河谷公司承諾,將關閉多達10%的鐵礦石產能,以避免再出現上周潰壩事故類似事件。該公司CEO稱,將暫停使用這些大壩,并在未來三年斥資50億雷亞爾(約合13億美元)讓這些大壩退役。這一消息推升了鐵礦石價格。

  業內分析稱,上述決定每年將影響到4000萬噸鐵礦石,其中包括1100萬噸球團礦。消息傳出后,商品市場隨之出現異動。30日早盤,包括1905主力合約在內的多個大商所鐵礦石期貨合約沖至漲停。到尾盤時,主力合約打開漲停,最終以5.58%的漲幅收于587元/噸。

  【相關閱讀】

  淡水河谷危機對中國影響有限 但中國對進口鐵礦依存度仍在上升

  淡水河谷連續暫停多個礦區的生產。一月下旬,淡水河谷稱將在未來3年加速關閉剩余10座尾礦壩。2月4日,該公司另一礦區Brucutu被巴西法院要求暫停生產。據悉受影響的鐵礦石產量總計約達7000萬噸,占其2019年生產計劃4億噸的17.5%。

  盡管淡水河谷早前曾表示不會在鐵礦石合同上宣布不可抗力,但Brucutu礦區被要求關閉之后,該公司還是在其部份鐵礦石銷售合同上宣布了不可抗力。不可抗力條款將保護淡水河谷無法履行供應合同的行為。

  作為世界第一大鐵礦石生產和出口商,外界擔心淡水河谷停產將引起全球鐵礦石市場的進一步收緊。Jefferies & Company分析師表示,這將對鐵礦石市場產生遞增式供應沖擊,并將支撐鐵礦石價格超過預期水平。

  瑞銀預測淡水河谷的減產將造成全球鐵礦石供應出現3000萬噸左右的缺口。花旗則將2019年鐵礦石價格預測上調約40%,至每噸88美元,并預期淡水河谷運營繼續惡化并可能持續多年。花旗在報告中稱,Brucutu礦區停產可能是淡水河谷眾多礦山停產中的第一個,而更嚴格的監管可能波及其他礦企的供應。

  不過,據《北京商報》報道稱,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專家認為因中國今年對巴西鐵礦石的依存度下降,淡水河谷停產對中國鋼鐵業影響不大。該專家分析,“國際市場并不缺少鐵礦石資源,目前鐵礦石期貨市場價格拉升只是預期炒作”。

  淡水河谷在2015年發生的另一起鐵礦石尾礦壩潰壩事故當時并未對鐵礦石期貨價格造成太大影響。期間鐵礦石期貨價格正處下行,礦難在短期內延緩了礦價跌速,但面對15年底難以改變的礦石產能供給過剩,鐵礦石價格依舊延續下跌趨勢。

  有分析稱,目前國內鐵礦石期貨價格2018年12月份以來處于上行,大商所鐵礦石期貨價格由于鋼廠補庫實施支撐處于高位,受事故影響的漲勢或將逐漸趨緩。

  對外依存度居高不下

  1月14日中國海關總署公布數據顯示,中國2018年鐵礦石進口量同比下降1%,較2017年10.75億噸的進口量減少0.11噸至10.64億噸。這是自2010年以來鐵礦石年度進口量首次出現下降。

  中國鐵礦石進口量從2000年的0.7億噸增加到2017年的10.75億噸,18年增幅達1435.7%。2003年,中國鐵礦石進口量首次超過日本,成為世界上第一大鐵礦石進口國。2017年,中國鐵礦石進口量占全球總貿易量約70%。

  進口量雖略有回調,對外依存度卻仍居高不下。近五年間,中國鋼鐵企業每使用的100噸鐵礦石原料就有約80噸是進口原料。數據顯示,2015年國內鐵礦石對外依存度首次突破80%,達到了83.57%,此后逐年遞增,2017年比例達到87.5%。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秘書長朱繼民認為這會對中國在鐵礦石貿易市場上的話語權和鋼鐵企業的安全權帶來挑戰。鞍鋼集團副總經理邵安林則表示,國際礦業巨頭正在“吞噬”中國鋼鐵行業的利潤。

  在2017年中國礦業全產業鏈大會上,邵安林稱,我國鋼鐵行業近十年的平均利潤率僅為1.6%,遠低于工業企業6.2%的平均利潤率,而國際幾大礦業巨頭近十年的平均利潤率則達到45.6%。

  比較2017年上半年的經營數據,國內三大鋼鐵集團——河北鋼鐵、沙鋼集團、寶武集團實現的凈利潤分別為12.51億、1.89億、85.1億,同比上漲205.82、187.56%、58.2%;而世界三大礦山——巴西淡水河谷(Vale S.A。,NYSE:VALE)、澳大利亞力拓(Rio Tinto PLC,NYSE:RIO)和必和必拓(BHP Group Plc,NYSE:BBL)實現的凈利潤分別為70.4億美元、33.1億美元、67.3億美元,力拓和必和必拓凈利潤同比上漲93%、12%。

  有分析稱,三大礦山在2016年合計實現的凈利潤是國內鋼鐵行業的兩倍。2016年,國內不少于500家的國有和民營鋼企合計盈利僅約400多億,但力拓、必和必拓和淡水河谷2016年合計盈利約120億美元(合人民幣約815億元)。

  三大礦山的耀眼利潤來自于國內鋼企的成本支出。淡水河谷黑色金屬價值鏈總監Vagner Loyola先生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中國是淡水河谷的最大市場,淡水河谷有57%產品都供向中國市場。而去年,澳大利亞和巴西對中國進口的鐵礦石合計占中國鐵礦石總到港量的89.5%。

  中國冶金礦山企業協會常務副秘書長馬增風接受媒體采訪時坦言,就目前國際國內的宏觀經濟形勢趨勢而言,鐵礦石對外依存度短期內難有大變化,礦山企業需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來源:新投資者網)

在哪可以买新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