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正文人民幣跨境使用:10個月約10萬億 意味著什么

人民幣跨境使用:10個月約10萬億 意味著什么

11月6日,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二司司長霍穎勵披露:截至目前,今年的人民幣跨境使用已過10萬億元,超過了去年全年水平。

  11月6日,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二司司長霍穎勵披露:截至目前,今年的人民幣跨境使用已過10萬億元,超過了去年全年水平。

  霍穎勵是于進博會期間,在中國銀行(601988,股吧)承辦的“共享新機遇共謀新發展——人民幣助推跨境貿易與投資便利化”主題論壇上公開這個數據的。她還說,目前整個人民幣跨境使用政策已覆蓋貿易、投融資、金融市場交易等各個方面。

  1

  自然的過程、必然的結果

  “我記得10年前人民銀行、商務部等部門共同啟動人民幣跨境貿易結算試點工作時,人民幣在國際市場上的使用幾乎是一片空白。10年來,中國經濟社會快速發展,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第一貿易大國,利用外資規模穩居世界前三,對外投資規模躍居世界第二。與此同時,人民幣在跨境貿易與投資結算中的規模逐步擴大,越來越多國家和地區認可并接受人民幣。2016年,IMF將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人民幣已發展成為全球第五大支付貨幣、第三大貿易融資貨幣和第五大外匯交易貨幣。可以說,人民幣國際化是市場主體的自然選擇,也是中國對外開放的必然結果。”商務部部長助理李成鋼在這個主題論壇上進一步做了分析。

  霍穎勵指出,人民幣國際化是一個市場驅動的自然過程,其最根本的驅動力是市場主體在貿易投資中的使用需求。霍穎勵強調,在此過程中,并沒有采取特殊或優惠的政策,只是把以前限制人民幣跨境使用的政策逐步放開,進行政策松綁。

  2

  三大特點比較顯著

  據霍穎勵介紹,今年以來,人民幣跨境使用呈現三大特點。一是跨境使用的增長非常快,截至目前,已超過10萬億元,超過去年全年的水平。整個跨境使用中,人民幣占比已超過31%。

  二是今年跨境流動出現了一個顯著特點,即在跨境流動各項中,呈現經常貿易項下資金流出,資本項下資金流入的情況,這與今年以來證券投資大幅增長有密切關系。

  三是通過跨境資金流動監測可以發現,跨境貿易中對人民幣的接受程度顯著提高。霍穎勵表示,可以明顯感覺到,一些企業已把使用本幣作為規避匯率風險的重要手段;同時,今年“熊貓債”的發行需求量也顯著增加。

  3

  三大感受令人喜悅

  商業銀行對于人民幣國際化的發展有更直接和獨特的感受。

  中國銀行行長劉連舸在論壇上指出,從商業銀行人民幣業務實踐來看,經濟活動參與者對人民幣在跨境交易中的使用呈現出基礎深化、范圍拓展、需求升級的特征。

  基礎深化方面,劉連舸指出,市場參與者對擴大人民幣使用的興趣正在上升。中國銀行對全球3000多家客戶的調研顯示,76%的受訪對象認為人民幣在國際貿易投資活動中的使用度將提升,超過半數的金融機構對中國債券市場保有濃厚興趣。近年來,越來越多的跨國企業與中國交易對手簽訂人民幣計價合同,將人民幣視為全球經營的主要支付貨幣之一。今年前三季度,中國銀行辦理人民幣跨境結算業務4.26萬億元,同比增長60%。

  范圍拓展方面,劉連舸表示,人民幣國際投融資需求不斷擴大。今年以來,企業使用人民幣開展跨境直接投資的流程更為簡便,實體經濟對人民幣在投融資領域的使用需求正在上升。人民幣在證券投資領域的使用也穩步擴大。債券通、滬港通、深港通、RQFII、RQDII等投資渠道不斷豐富,促進境內外金融市場雙向開放的不斷擴大。

  需求升級方面,劉連舸透露,降低成本和規避風險越來越成為企業和金融機構使用人民幣的主要動力。過去幾年,貿易結算是人民幣跨境使用的主要領域。近年來,市場參與者用于規避匯率風險、降低財務成本的交易上升。例如,以前國內企業投資海外工程基本采用外幣貸款,需承擔較大的匯率風險,采用人民幣跨境融資方式后,風險顯著降低。此外,越來越多的境內外企業通過人民幣跨境資金池、債券投資等產品提高資金使用效率。

  4

  發展空間依然巨大

  人民幣國際化持續發展已經取得了一定成就,不過,與中國經濟體量相比,人民幣國際化發展的空間還很大。

  “與中國貿易和投資規模相比,人民幣在跨境結算中的占比還不高,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人民幣應當在服務實體經濟發展,促進貿易投資便利化方面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李成鋼指出。

  霍穎勵也說,盡管經過近十年努力,目前在跨境使用中,人民幣比重達30%左右;但國際上使用的占比,根據SWIFT數據,只有2%的水平。而美元的這一占比在40%以上,歐元在30%以上,英鎊約為10%。

  今年年初,人民銀行發文,明確凡是依法可以使用外匯結算的跨境交易,企業都可以使用人民幣結算,5月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二期也已經投產運行,覆蓋范圍、營業時間都得到大大增加。7月以來香港與內地的債券通機制不斷完善,稅收政策進一步明確。

  “在人民幣國際化初期,我們主要通過增量改革進行推進,經過近十年發展,跨境人民幣政策框架目前基本建立,之后更多要進行存量改革,把各項政策落到實處,滿足市場主體的合理需求。”霍穎勵說。

  劉連舸認為,商業銀行需主動作為。如商業銀行應該優化人民幣產品組合,便利雙邊貿易往來。目前人民幣在跨境貿易中的使用已具備一定基礎,商業銀行需要改變“兜售”單個產品的服務思路,從貿易結算服務,向更全面的資金流動服務拓展。綜合提供人民幣結算、貿易融資、現金管理等領域產品,滿足企業開展全球運營的更高層面需求。此外,要順應中國擴大進口的趨勢,積極開展人民幣產品創新,如針對大宗商品進口需求,推出人民幣結算、融資、套期保值等一系列服務。

  談及管理跨境資金流動帶來的風險,霍穎勵表示,特別是新興市場國家、發展中國家,目前可能都面臨跨境資本流動的問題。霍穎勵稱,在整個人民幣跨境使用政策框架中,非常強調探索進行逆周期的跨境資本流動管理要求。對于流動性比較大,或者是流動性短期波動比較大的跨境交易,都嘗試著利用宏觀系數來進行逆周期調節。

  (國際金融報)

在哪可以买新疆时时彩 单机捕鱼达人海底捞 大秀主播怎么赚钱 吉利彩票网址 抢卡赚钱是怎么回事 宝盈彩票游戏 举报58虚假房源赚钱 利赢彩票首页 嘉兴卖房子赚钱吗 河南快赢481 汇盈国际平台能赚钱吗 开槟榔加盟店赚钱吗 90篮球比分网 泗阳种蔬菜大棚赚钱么 福建快三 星露谷物语采矿怎么可以赚钱 上海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