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券 >新三板>正文凌志軟件“夫妻店”的窘境:日本大客戶不穩,國內競爭力不足

凌志軟件“夫妻店”的窘境:日本大客戶不穩,國內競爭力不足

9月21日消息,近年來,名義上投入巨額研發費用,但研發成果寥寥無幾,這種現象不在少數,高新技術企業稅收優惠政策面臨著“偽高新”們蠶食。創新是企業發展的不竭動力,對于凌志軟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凌志軟件”)亦是如此,這家“夫妻店”創業15載,多年巨額的研發投入,所獲得的成果卻與其難以相匹配。

  對凌志軟件而言,前有狼后有虎。凌志軟件常年依賴的野村綜研,對其并非“情有獨鐘”,而公司宣稱野村綜研依賴其的表述,恐怕也只是“一廂情愿”。放眼國內,軟件外包公司林立,狼多肉少,凌志軟件在研發能力與核心業務競爭力都不占優勢的情況下,如何向市場釋放持續成長的信心?

  “夫妻店”創業15載

  成立于2003年的凌志軟件,實際控制人系張寶泉、吳艷芳夫婦,是一家以對日軟件外包服務為主的企業,而夫妻二人也取得了日本永久居留權。

  2015-2017年,凌志軟件營業收入分別為2.73億元、3.14億元、3.83億元,2016-2017年營業收入分別同比增長15.06%、22.05%。

  上述同期凈利潤分別為6420.47萬元、5207.49萬元、7,757.21萬元,2016-2017年凌志軟件凈利潤同比分別增長-18.89%、48.96%。

  營收凈利增長的同時,凌志軟件每年也豪擲數千萬研發費用。

  2015-2017年,凌志軟件在研發費用上的投入分別為2957.33萬元、3590.84萬元、3886.61萬元,研發費用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0.85%、11.45%、10.15%。

  而尷尬的是,凌志軟件花費巨額資金搞研發,卻鮮有成果。

  2014-2017年,凌志軟件的無形資產分別為821.47萬元、707.13萬元、613.11萬元、530.55萬元,2015-2017年同比分別下降-13.92%、-13.3%、-13.46%。

  截至2017年中期,凌志軟件的無形資產包括土地使用權和軟件,其中初始取得的418.69萬元軟件均為購買所得。也就是說,多年來凌志軟件的研發成果均為費用化,沒有資本化的情況。

  《壹財信》查詢國家知識產權局數據,凌志軟件最近一次專利申請日期還要追溯到2015年10月,距今已近3年。

  而軟件著權方面,根據招股書,在凌志軟件已經取得的78項軟件著作中,2017年僅取得1項。

  研發投入連年攀升,凌志軟件已經連續9年獲得高新技術型企業資質,享受著15%的企業所得稅稅收優惠政策。

  “外包”公司的窘境

  不僅在研發成果上毫無斬獲,凌志軟件在核心業務上也是危機重重。

  近年來,隨著IT外包市場內需增大,離岸外包需求也在不斷擴展,但作為典型的IT外包類服務型公司,人員流動性強、人才聚集效應差等缺點一直都飽受詬病。

  截至2017年末,凌志軟件員工共1441人。其中研發人員為1290人,占員工總量的89.52%,僅有18名是本科以上的學歷。

  而主營業務的單一,依賴主要客戶,則成了凌志軟件回避不開的問題。

  根據招股書,凌志軟件的用戶均以金融業為主。

  在國內,凌志軟件主要為方正、國泰君安、中信建投等證券公司提供應用軟件解決方案。而在日本市場,公司主要在金融領域開展對日軟件外包服務。

  2014-2017 年,凌志軟件對日軟件外包與服務收入占公司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95.76%、90.49%、88.15%和82.38%。

  通過數據發現,近四年來,雖然對日軟件外包業務在凌志軟件營收中的占比連年下滑,但對日軟件外包業務幾乎是公司營收的主要來源。

  除了受到日本市場需求量、匯率變化、貿易政策、外交關系等因素的影響,在競爭對手方面,凌志軟件也面臨著隨時被人“挖墻腳”的風險。

  根據招股書,凌志軟件第一大客戶為日本軟件一級接包商野村綜研。

  2014-2017年,凌志軟件對野村綜研及其子公司實現的收入,分別占公司營業總收入的70.63%、61.93%、50.37%和40.88%。

  凌志軟件對野村綜研極強的依賴性由此可見一斑。

  《壹財信》調查發現,2017年,在上海復旦復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復旦復華”)的前五名主要客戶中,野村綜研占復旦復華的主營業務收入總比例為24.15%,約為1.78億元,而同期凌志軟件對野村綜研的軟件外包業務收入為1.56億元,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例為40.88%。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復旦復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上海中和軟件有限公司與凌志軟件系直接競爭關系,第一大客戶均為野村綜研,主營業務也是對日軟件外包。

  數據進一步說明,至少在軟件外包業務方面,野村綜研對凌志軟件并不是“情有獨鐘”。在招股書中,凌志軟件宣稱野村綜研依賴其的表述,恐怕也只是“一廂情愿”。

  不僅如此,野村綜研在中國市場的戰術,也是奉行了“廣撒網,多斂魚,擇優而從之”這句古話。

  除凌志軟件外,野村綜研在華合作企業多不勝數。

  諸如上海菱威深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北京利達智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大連華信計算機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以及重慶正大軟件集團有限公司等數家公司,均為野村系在華軟件外包業務服務商。

  對凌志軟件而言,前有狼后有虎。

  據統計,截至2016年年末,在國內就有數萬家以經營IT外包業務為主的服務型企業,其中不乏諸如東軟集團、騰信軟創等實力雄厚的上市公司。

  作為一家IT外包公司,凌志軟件在研發能力與核心業務競爭力都不占優勢的情況下,如何向市場釋放持續成長的信心?
在哪可以买新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