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券 >新三板>正文有這些股權“瑕疵”的擬IPO公司要注意了

有這些股權“瑕疵”的擬IPO公司要注意了

股權穩定性是IPO審核關注的重點。2018年前三季度,142家進入發審會審核階段的IPO企業中,至少43家企業被追問股權情況。

  這些企業之所以被證監會重點關注,主要因為其四個方面的股權細節:存在實際控制人認定、股權代持等影響股權穩定性的因素,股權轉讓瑕疵,有多層持股、三類股東、出資瑕疵等股權不清晰之處,曾搭建紅籌等境外股權架構。

  股權穩定性(實際控制人認定、股權代持)

  一家公司如果連實際控制人都搞不明白,那就真有問題了。

  實際控制人認定是否合理?股權代持存在是否合理?這些影響公司股權穩定性的因素,一直是證監會的關注重點。

  于2018年7月3日上會的新三板公司微創光電(430198.OC)的IPO申請就被否了。公司招股說明書披露,陳軍直接持有公司9.49%的股份,盧余慶、王昀、童邡、李俊杰、朱小兵等5人合計持有公司42.62%的股份,為陳軍的一致行動人。

  但微創光電并沒有將盧余慶、王昀、童邡、李俊杰、朱小兵認定為共同實際控制人。這就引起發審委們的質疑,要求該公司說明陳軍擁有公司控制權的真實性、合理性和穩定性。

  不過,實際控制人認定的出發點是為了確保這家公司的股權相對穩定。即便股權比較分散、很難判斷一致行動人,只要股權穩定,無實際控制人也可以。

  另一方面,股份代持雖然原則上不作為重要的審核認定依據,但股權代持應還原。部分擬IPO企業在申請上市前,內部存在員工持股問題;對此,證監會主要關注相關公司的股權代持是否進行了清理。

  若是為實現內部員工股權激勵,證監會則關注員工認購股權的資金來源以及公司是否進行股份支付的確認。

  以在2018年7月31日上會的上海晶豐明源半導體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晶豐明源”)為例,其歷史上因股權激勵存在委托持股的情形,上海晶哲瑞股權也存在股權代持的情形。

  證監會要求該公司解釋:相關股權激勵事宜是否進行了股份支付會計處理,確定公允價值的依據是否符合會計準則的規定,解除股權代持支付對價是否公允等。

  最終,晶豐明源的IPO申請未能通過發審會的審核。

  股權轉讓

  在IPO企業歷史沿革中進行股權轉讓,證監會主要關注相關公司的股權轉讓的真實性及轉讓價格的公允性、轉讓價款支付等事宜。

  以雷杜股份為例,其股權轉讓是否真實合理,是否存在股權代持行為被發審會關注。

  若涉及國有股轉讓,需要注意其中涉及到的國有資產管理問題。對此,證監會主要關注國有股由非國有資產管理機關持有的原因與合規性的問題。

  以于2018年1月過會、4月A股上市的原新三板公司蕪湖伯特利汽車安全系統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伯特利”)為例,該公司存在多次股權轉讓,第二大股東是蕪湖奇瑞。對此,證監會要求公司說明:設立及其后歷次股權變動是否涉及國有資產管理問題,是否符合有關法律法規規定。

  此外,因股權轉讓引發的股權糾紛、股權凍結也被證監會關注。2017年2月,原新三板公司龍利得股東無錫浚源將其于2016年下半年認購的140萬股按照成本價3.3元/股轉讓給了吳獻忠。

  對此,發審委要求其說明該轉讓是否損害了無錫浚源股東的利益,是否存在股權糾紛或潛在的糾紛。最終,龍利得的IPO申請未能通過發審會審核。

  股權清晰:多層持股、三類股東、出資瑕疵

  A股“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管理辦法”規定,發行人的股權清晰,控股股東和受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支配的股東持有的公司股份,不存在重大權屬糾紛。

  這就要求:股權清晰成為企業首發上市的必備條件。而多層持股、所謂“三類股東“等情況,一定程度上影響相關公司的股權清晰度。

  以于2018年1月過會的華寶香精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寶股份”)為案例。該公司招股說明書披露,朱林瑤通過Mogul等6家BVI公司間接控制華寶國際73.6%股權,華寶國際通過下屬4個層級控制公司。

  證監會要求公司說明:設置多層控制結構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各層級持股的真實性,是否存在委托、信托持股,是否存在各種影響控制權的約定或其他安排,是否符合首發辦法關于股權清晰的要求。

  此外,

  “三類股東“的穿透、核查、披露,也體現了發審委對股權清晰的關注。所謂“三類股東”,即契約型基金、資產管理計劃和信托計劃。這“三類股東”股權不易明晰,容易出現利益輸送行為,是證監會重點關注的問題。

  于2015年5月遞交IPO申請、卻直到2018年5月才通過審核的海容冷鏈,可謂備受“三類股東”事宜所苦。該公司招股書提交的股東名單中有九泰基金-新三板分級2號資產管理計劃、鼎鋒明道新三板匯泰基金等“三類股東”。直到發審會上,海容冷鏈仍被追問“三類股東”的穿透情況。含有“三類股東“、于2018年6月過會的捷昌驅動也遇到同樣質疑。

  需要關注的是,出資不實等瑕疵行為也影響股權清晰。不過,歷史上出資不實等不規范行為,若不涉及重大違法行為且現在已經完成規范,實質上不構成IPO障礙。

  于2018年8月過會的邁為科技便被追問相關事宜。該公司在2017年對2014年的會計差錯進行追溯更正,追溯調整后的凈資產較有限公司整體變更發起設立股份有限公司時的凈資產減少;2015年末及股改基準日2016年1月31日存在應收股東欠款的情形。

  對此,證監會要求公司說明:上述事項是否會導致股份公司設立時的出資不實,是否違反相關規定,是否存在相關的法律風險或潛在的法律風險。

  境外股權(紅籌架構回歸)

  對于曾在境外上市、回歸境內的擬IPO企業,要在發審會上解釋清楚境外架構搭建與拆除等情況。

  格林精密曾在境外上市。證監會要求公司說明:境外架構的搭建、掛牌、摘牌、回歸等過程中,涉及的資金跨境流動是否合法合規,是否符合我國外商投資、外匯出入境的相關規定。

  再有案例則是:已經于2018年5月正式A股上市的深信服。該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在境外仍控制或參股多家企業,該等企業沒有實際經營業務。

  在今年1月23日的發審會上,證監會要求深信服說明:該等企業與公司歷史上的境外股權結構搭建和拆除、員工股份激勵、與投資人投資安排等內容是否還有聯系,該等企業目前所承擔的義務、享有的權利、資金流入流出情況。
在哪可以买新疆时时彩